比心线下陪玩能睡吗

来源:大公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比心线下陪玩能睡吗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1月16日讯】《 有冇搞错 》。1月15日。
这次美国大选保守派很不高兴,其中一个原因和高科技公司有很大关系。不过有一个高科技公司的老板,也对这些高科技公司的表现也非常不满,就是伊隆· 马斯克 (Elon Musk)。他不但退出 脸书 ,也在推特上发文批评社媒封锁。有人对他建议,干脆你做一个社交媒体吧,他回答说,他已经向Singal捐了很多钱,以后还会捐更多。他说的是donate,而不是invest。
结果,投资者大量买入另一家不知名的场外交易公司Signal Advance,导致这家毫无关系的小公司的股价在2天内翻了12倍。这家公司股票在12月7日狂飙近527%后,隔天又再飙升91%,令股价由每股0.6美元,一路涨升至7.19美元,升幅近1100%,也让该公司的市值从2天前的5500万美元升至6.6亿美元。
在事发后,Signal APP也迅速澄清,“我们可以理解人们想投资实现创纪录成长的Signal,但这(Signal Advance)不是我们,我们是一家独立的非营利组织,我们唯一的投资就是保护你的隐私。”
但这个事件突显了两个事实,第一,是现在美国人多么盼望一个和那些大财团(大家知道我们说谁)不相关的社交媒体;第二,就是这位伊隆· 马斯克 有多么大的影响力。
马斯克本人对现在很多媒体就十分不满。
两年多前,一个叫做“揭秘新闻”(Reveal News)的媒体,报导称特斯拉的工厂到处都有安全问题。说特斯拉公司经常有安全事故,到处都是黄色胶带,就是出事故之后封锁现场的那种胶带,还说特斯拉工厂的叉车,从来都不发出BB声。
马斯克非常生气,他在推特上说,这些根本都是谎言,但却被Reveal当作“事实”来报导。马斯克威胁要启动一个网站,给每个记者打信用分,他认为这样做很有必要,因为记者们长期处于赚取最大广告费的压力下(否则就可能被开除)。他说,这网站可称为Pravda(捷克文:真相),让公众可以对任何文章的核心事实打分,并追踪每位记者、编辑和每个刊物的的信誉分数。就算公众不在乎,记者、编辑与刊物是会关心的。
我们不知道他后来有没有成立这种网站,根据The Hill网站报导,这不是马斯克第一次向媒体开火,他之前也曾谴责媒体关于他公司的负面报导。马斯克曾写信给别人说:“任何时候,任何人只要批评媒体,媒体就会大叫‘你和川普一样’。川普当初为何会当选啊?因为无人再相信你们(媒体)了。你们很早以前就失去信誉了。”
但实际上,马斯克和媒体的争论,远远不及他和高科技公司的争论。最著名的,就是他和 脸书 扎克伯格关于人工智能AI的争论。
马斯克在2017年谷歌电脑围棋赛战胜人类顶尖棋手之后,就提出了警告,他认为应该降低AI的发展速度,应该由一个国际机构,或者至少是国家政府去监管,否则AI将给人类带来灾难。这些言论,当然对那些大公司带来了威胁。
咱们谈一下AI。现在AI创新公司很多,去年有一个评选,全球前一百个最有希望的AI公司,超过六成在美国,但是AI的人才,却以华裔为主。这个话题以后再谈。AI其实是机器学习,然后决策。就像下围棋一样,电脑什么都不懂,但它可以没日没夜地高速学习,所以几天之后就可以打败人类高手。
那么在其它领域,其实也是一样的,就是电脑可以学习,然后像下棋一样,打败人类。但这个学习,就需要数据,因为电脑不可能走到地里去看人类怎么种田,然后学习,它只能从数据中去学习。要有人把各种农业问题,农业科技,农业耕种,土壤和浇灌等等全部变成数据,然后电脑才能学习。
所以,数据就是AI的基础,这个数据,其实就是大数据,什么东西都数据化。
现在大数据的企业,在美国主要就是那么几个了:谷歌,脸书,推特,亚马逊,还有苹果。大家看一下这个名单,和大选有什么关系吗?
马斯克有关AI的言论,引起了扎克伯格的批评,这个就不奇怪了。马斯克认为,现在的人类,其实都是半人半机器的人机复合体。说起来挺可怕的,但仔细想一下,我们现在人手一个手机,走哪带哪,只要离开手机五分钟,全身都觉得别扭,不舒服。还有其它的,电脑就不说了,家用电器,很快大部分都是上网的,然后离开了这些机器,就很难生活了。但上网之后,你的生活就变成了数据,就变成了电脑学习的资料,变成了大数据的一部分,最后成了AI的一个节点,必然受到这个AI的节制和管辖啦。
这大概是马斯克的想法。他担心世界大战,认为世界大战不是因为北韩的核武器,而是因为人工智能(AI)。
他说:“人类文明当前所面临风险的清单中,北韩可以向后排。”“国家级别的人工智能竞争最有可能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
马斯克回复一推特用户说:“人工智能可能发动战争,如果它认为先发制人攻击是最有可能取得胜利的途径。”
马斯克多次对人工智能威胁发出警告,呼吁为了保障公共安全而设立监管措施。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与马斯克看法相左。
扎克伯格认为,马斯克的人工智能世界末日言论“非常不负责任”。马斯克反击说,扎克伯格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有限”。
马斯克新近创建了两家公司研究人工智能:非牟利的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以及脑机接口初创公司Neuralink。
“我敲响人工智能警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但显然没有任何影响。”马斯克在Neuralink启动会议上说,“所以我说,好的,那我们必须尝试以一种良性方式来开发它。”上个月,马斯克与多名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联名,共同致信联合国,呼吁禁止使用“杀人机器人”。
但实际上,AI杀人的游戏已经开始了,世界各个主要的国家都在研究,自动武器加上AI,将是下一次战争的主轴。人类可能要等到下一次战争灾难之后,才能真正意识到AI的可怕,不过到时候是否来得及解决这些问题,就很难说了。
现在,另一种战争实际上已经展开了。
马斯克认为,“我们都像是网络上的一个节点、大树上的一片叶子。我们都在给这个网络喂料。随着那些问题的提出和解答,我们在集体给AI编程。谷歌以及所有与之相连的人变成一个巨大的网络系统集成。这也适用于脸书、推特、Instagram和所有社交媒体。”
对此马斯克表示:“就好像我们是AI的生物启动程式,我们在创建它。我们在逐步创建一个更高的智能。这个智能中不属于人类的比例在增加,最终我们(人类)将只代表这个智能的一小部分。”
马斯克对这个前景表示悲哀,所以他成立公司,研究脑机接口。按照他的说法,就是既然不能打败他,没有办法阻止他,那就加入他。这是美国人的一种实用主义哲学的逻辑。脑机接口,就是说,人脑和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体,人脑成为整个大AI系统的一个节点,但速度最慢的一个部分,就是脑袋和机器的接口部分,成为数据流动的瓶颈,所以他要研究一个技术,可以把脑袋和机器直接连起来,数据更快。
其实这也很可怕,以后电脑病毒,可以直接进入人脑啦。
不过马斯克对地球上的人类未来并不乐观,他要去火星,建立一个新的人类社会。
我不是夸张。移民火星,是马斯克自小以来的想法,他是一个梦想家,但不光是梦想,而且是一步一步地做,而且还很成功。
马斯克最重要的两家公司,一个是特斯拉,一个是SpaceX。特斯拉上市,但SpaceX不上市。上市的原因很简单,需要更多投资者投入,然后提供产品或者服务,目标是盈利。不上市的原因也简单,不想让别人控制,不需要别人投资扩大生产,也能够赚很多钱。
前者是特斯拉,后者是SpaceX。投资界最喜欢也最看重的,是所谓独角兽公司,就是整个领域,只有他一家公司。很显然,特斯拉不是,很多公司都生产电动车。而SpaceX,我们可以这么说,这是一家真真正正的百分之百的如假包换的世界上唯一一家独角兽公司。
最近,SpaceX刚刚又拿到美国国防部的一个合约,专门监视各国卫星和导弹。这个活儿,不是硅谷任何其它公司能做的,也不是世界上任何一家私营公司敢于想像的。
SpaceX公司有一个计划,就是星链计划,发射上万颗低轨道卫星,为全世界提供互联网服务。咱们这么说,如果卫星能够提供高速上网,今后各种互联网基础建设都废了,卫星将成为最大的互联网基站。原因很多,这里我们不去谈这个事。但关键是发射卫星的成本要很低,这一点,SpaceX做到了,其它公司,或者说其它国家,比如美国NASA,比如中国的航天总局,都做不到,起码现在还做不到。所以我们说,SpaceX才是全球真真正正的百分之百的如假包换的唯一一家独角兽公司。
而这个公司,却是马斯克小时候想去火星梦想的一个延续。
马斯克有次在一个访谈中,谈到自己头脑中各种主意川流不息,好似“永无休止的爆发”。他说,“当我五六岁时,我以为我疯了。”他说他把自己与其他孩子比较:“很明显,他们的思想并没有随时随地爆发。”他甚至担心与众不同的自己会被大人带走。
所以他说,“我认为大多数人都不会想成为我。”
我想起周星驰的电影台词,“你快回火星去吧,地球太危险了。”
马斯克是不是 火星人 ,是不是外星人,也有很多说法。他给我们人类的建议很有意思:“这可能听起来很老套,但答案就是‘ 爱 ’。世界上拥有更多的爱没有坏处。”
他说:“可能就是花更多时间和朋友在一起,少上社交媒体。”“我认为人们应该对彼此更好,并给予他人更多的信任,不要在别人做坏事之前就认定人家坏。妖魔化人是很容易的。”

详情

比心线下陪玩能睡吗 Copyright © 2020

包女人的电话 常德仿古城巷学生 常州小巷子里玩的地方 成都哪里有玩的会所 常州御临宫spa泻火价格
车窗降到一半降不下去 北京天通苑泻火的地方 北京天上人间 成都莎莎舞打站桩怎么玩 毕节快餐多少钱一次